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那些美得让人炫目的奢侈:美国大都会展示古美洲“黄金王国”

发布时间:2018-03-30文章出处:澎湃新闻作者:张艺林 编译
  正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华与遗产”将来自拉丁美洲,欧洲和美国的主要博物馆的考古新发现和艺术杰作汇集在一起,为这一古代文明及其在世界历史中的地位提供了新的亮点。
 
  此次展览专注于展现古代美洲金饰工艺中坩埚的创新和工艺上达到杰出成就的时期,并由此探寻古代美洲人是如何选择、改造材料并赋予其精神意义,以及他们如何将这些工艺饰品用于当时最重要的仪式中。
 
展览现场(蛇,公元1300–1521,墨西哥)
 
  这场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以新鲜且具有变革意义的方式,展现了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的古代美洲艺术,展出了200多件由闪闪发光的黄金、沁蓝和茵绿的玉石、华丽鲜艳的鹦鹉羽毛、绿松石和珊瑚色扇贝等材料制成的珍贵展品。
 
 
章鱼额饰,公元300-600,莫切文化
 
  但这个展览不仅仅只是美丽得让人炫目。它值得再三回味,更能引发观众深入的思考。不同于大多数展览专注于单一文化的做法,“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侈艺术”展览几乎涵盖了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全部的美洲文化。这个展览将两千五百年间的美洲文化从人们眼前一晃而过。但同时,这个展览又集中地展现了两千五百年间古代美洲的“奢侈品艺术”。 
 
  今天,人们习惯于将“奢侈品”这个词同“过剩”的概念联系起来。当今的奢侈品是指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社会地位或是获取愉悦的享受而花费闲钱所购买的商品或服务。而在艺术史上,“奢侈品艺术”一词是指那些既非绘画也不是大型雕塑的精致小巧而珍贵的作品。
 
绿松石,木头,珍珠母,贝壳制成的面罩,公元1200-1521,米斯特克文化
 
  这两个概念都不适用于此。这个展览中的物品是由在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工作的能工巧匠制作的。他们利用那些在当时被赋予了重大精神意义的材料做出最为别具一格的工艺品,并希望这些完成后的杰作能够唤起人们奇妙的感官体验或是给人们带来神圣和幸运。这些巧夺天工的杰作小而精致,价值不菲,这意味着它们可以被拿在手里或是穿戴在身上,可以用于宗教仪式,也便于人们携带着长途跋涉。这样的特性使得这些奢侈的古代工艺品是如此容易被交换和掠夺。
 
  这些精巧的工艺品在西班牙征服美洲大陆时幸存了下来。相比于同时代制造的、现存数量庞大的陶瓷工艺品,它们的数量显得尤为珍贵。“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侈艺术”展览通过收集、展出这些古代美洲文化中用料最为珍贵且赋予了重大精神意义的工艺品,让参观者窥探到古代美洲文化的创新、卓越和变革,从而强化了我们对这些文化的力量、多元化和复杂性的理解。
 
  制作这些工艺品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当时的精英阶层。他们在王权的严格控制下工作。”皮尔斯伯里说,“他们制作的对象反映了“权利和所有权的思想”,并且突出表达了神圣的力量。
 
双金属肖像勺,公元前400 - 200年,查文文化
 
  出现最多的材料是黄金,阿兹特克人认为它是“神的排泄物”。事实上,黄金在前哥伦布时期的文化中被采用,并且从中央安第斯山脉(公元前2000年左右)到墨西哥(其中黄金冶金直到公元1000年才真正开始),形成了这个展览的叙事框架。
 
  但对于古代美洲人来说,黄金并不是最有价值的材料。更珍贵而且更难以获得的材料是玉石,以及需要冒着巨大风险潜入海中才能获得的贝壳。
 
 
海螺小号,公园250-400,玛雅文化
 
  这个展览还向世人揭示了一些考古界的最新发现,或许将改变我们过去对于古代美洲的文化理解。新近的考古研究发现,古代美洲文化中女性通常拥有强大的权力。在属于玛雅皇后的高地位墓葬和被称为曹夫人的莫氏妇女墓葬中,每一个女性身上都散布着价值珍贵的物品,这使得学者们重新思考这些极端等级社会中的女性角色。
 
 
翡翠女王面具,公元672年,玛雅文化

绿宝石和贝壳女王头饰,公元672年,玛雅文化
 
  在展厅的每一处,参观者都将看到让人眼花缭乱的珍宝:一个最有可能用于在精神仪式中吸入致幻剂的小勺子上,装饰着由22块不同的黄金和白银制成的雕像;镶满了闪耀着迷人光泽的光泽绿松石的面具;印加国王与西班牙征服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的首次会面中穿着的几种棋盘式上衣;印加仪式中特别使用的被称为“皇室义务”的其他小型棋盘式长袍和小型雕像——这种仪式通常选出一些儿童,安排他们在首都举办的仪式中结婚,然后被派往远方的领地,旨在标志帝国的边界并召唤祖先的灵魂,最后这些儿童将被杀死并以特别的仪式与“皇室义务”小雕像一起埋葬。
 
棋盘外套,1460-1626,印加文化
 
 
小雕像外套、衬肩和包,公元1400-1532,印加文化
 
  除此之外,我们还通过金质的链珠和腰饰来了解一位被称为“蜘蛛刽子手”的神以及莫切文化中蜘蛛和战士之间的精神联系。就像蛛网上的蜘蛛一样,莫切文化中,战士用绳索绑住敌人并割开他们的血管,直到敌人血液流尽。
 
 
翡翠面具,公元前900-400,奥尔梅克文化
 
  文明最初总是建立在暴力之上。灿烂的文明也往往崛起于对自然的蹂躏,最精美的工艺品也往往由对自然最沉重的剥削蜕变而来。例如由数千支最鲜艳的黄色和蓝色金刚鹦鹉羽毛制成的令人惊叹的镶板——它们制作于公元600年至公元900年,1943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它们在秘鲁的一个藏匿处被发现。
 
羽毛面板,公元600-900,瓦里文化
 
  在这个展览上,所有的美都通过极其激烈的方式被展现出来,这些珍贵工艺品并不仅仅是为了取悦眼睛才被制作出来,它们更能激起其他丰富的感官刺激:精美织物的触感和微光,挂件装饰的清脆碰撞声,甚至是金质勺子的金属气味。
 
  展览的最后,人们将看到西班牙的侵略和征服,给这些伟大炫目的文明带来最后的破碎和灾难。
 圣母无原罪的冠冕(被称为安地斯山脉之冠),约1660-1770
 
  “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华与遗产”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至5月28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公共考古

那些美得让人炫目的奢侈:美国大都会展示古美洲“黄金王国”

发布时间:2018-03-30

  正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华与遗产”将来自拉丁美洲,欧洲和美国的主要博物馆的考古新发现和艺术杰作汇集在一起,为这一古代文明及其在世界历史中的地位提供了新的亮点。
 
  此次展览专注于展现古代美洲金饰工艺中坩埚的创新和工艺上达到杰出成就的时期,并由此探寻古代美洲人是如何选择、改造材料并赋予其精神意义,以及他们如何将这些工艺饰品用于当时最重要的仪式中。
 
展览现场(蛇,公元1300–1521,墨西哥)
 
  这场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以新鲜且具有变革意义的方式,展现了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的古代美洲艺术,展出了200多件由闪闪发光的黄金、沁蓝和茵绿的玉石、华丽鲜艳的鹦鹉羽毛、绿松石和珊瑚色扇贝等材料制成的珍贵展品。
 
 
章鱼额饰,公元300-600,莫切文化
 
  但这个展览不仅仅只是美丽得让人炫目。它值得再三回味,更能引发观众深入的思考。不同于大多数展览专注于单一文化的做法,“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侈艺术”展览几乎涵盖了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全部的美洲文化。这个展览将两千五百年间的美洲文化从人们眼前一晃而过。但同时,这个展览又集中地展现了两千五百年间古代美洲的“奢侈品艺术”。 
 
  今天,人们习惯于将“奢侈品”这个词同“过剩”的概念联系起来。当今的奢侈品是指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社会地位或是获取愉悦的享受而花费闲钱所购买的商品或服务。而在艺术史上,“奢侈品艺术”一词是指那些既非绘画也不是大型雕塑的精致小巧而珍贵的作品。
 
绿松石,木头,珍珠母,贝壳制成的面罩,公元1200-1521,米斯特克文化
 
  这两个概念都不适用于此。这个展览中的物品是由在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工作的能工巧匠制作的。他们利用那些在当时被赋予了重大精神意义的材料做出最为别具一格的工艺品,并希望这些完成后的杰作能够唤起人们奇妙的感官体验或是给人们带来神圣和幸运。这些巧夺天工的杰作小而精致,价值不菲,这意味着它们可以被拿在手里或是穿戴在身上,可以用于宗教仪式,也便于人们携带着长途跋涉。这样的特性使得这些奢侈的古代工艺品是如此容易被交换和掠夺。
 
  这些精巧的工艺品在西班牙征服美洲大陆时幸存了下来。相比于同时代制造的、现存数量庞大的陶瓷工艺品,它们的数量显得尤为珍贵。“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侈艺术”展览通过收集、展出这些古代美洲文化中用料最为珍贵且赋予了重大精神意义的工艺品,让参观者窥探到古代美洲文化的创新、卓越和变革,从而强化了我们对这些文化的力量、多元化和复杂性的理解。
 
  制作这些工艺品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当时的精英阶层。他们在王权的严格控制下工作。”皮尔斯伯里说,“他们制作的对象反映了“权利和所有权的思想”,并且突出表达了神圣的力量。
 
双金属肖像勺,公元前400 - 200年,查文文化
 
  出现最多的材料是黄金,阿兹特克人认为它是“神的排泄物”。事实上,黄金在前哥伦布时期的文化中被采用,并且从中央安第斯山脉(公元前2000年左右)到墨西哥(其中黄金冶金直到公元1000年才真正开始),形成了这个展览的叙事框架。
 
  但对于古代美洲人来说,黄金并不是最有价值的材料。更珍贵而且更难以获得的材料是玉石,以及需要冒着巨大风险潜入海中才能获得的贝壳。
 
 
海螺小号,公园250-400,玛雅文化
 
  这个展览还向世人揭示了一些考古界的最新发现,或许将改变我们过去对于古代美洲的文化理解。新近的考古研究发现,古代美洲文化中女性通常拥有强大的权力。在属于玛雅皇后的高地位墓葬和被称为曹夫人的莫氏妇女墓葬中,每一个女性身上都散布着价值珍贵的物品,这使得学者们重新思考这些极端等级社会中的女性角色。
 
 
翡翠女王面具,公元672年,玛雅文化

绿宝石和贝壳女王头饰,公元672年,玛雅文化
 
  在展厅的每一处,参观者都将看到让人眼花缭乱的珍宝:一个最有可能用于在精神仪式中吸入致幻剂的小勺子上,装饰着由22块不同的黄金和白银制成的雕像;镶满了闪耀着迷人光泽的光泽绿松石的面具;印加国王与西班牙征服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的首次会面中穿着的几种棋盘式上衣;印加仪式中特别使用的被称为“皇室义务”的其他小型棋盘式长袍和小型雕像——这种仪式通常选出一些儿童,安排他们在首都举办的仪式中结婚,然后被派往远方的领地,旨在标志帝国的边界并召唤祖先的灵魂,最后这些儿童将被杀死并以特别的仪式与“皇室义务”小雕像一起埋葬。
 
棋盘外套,1460-1626,印加文化
 
 
小雕像外套、衬肩和包,公元1400-1532,印加文化
 
  除此之外,我们还通过金质的链珠和腰饰来了解一位被称为“蜘蛛刽子手”的神以及莫切文化中蜘蛛和战士之间的精神联系。就像蛛网上的蜘蛛一样,莫切文化中,战士用绳索绑住敌人并割开他们的血管,直到敌人血液流尽。
 
 
翡翠面具,公元前900-400,奥尔梅克文化
 
  文明最初总是建立在暴力之上。灿烂的文明也往往崛起于对自然的蹂躏,最精美的工艺品也往往由对自然最沉重的剥削蜕变而来。例如由数千支最鲜艳的黄色和蓝色金刚鹦鹉羽毛制成的令人惊叹的镶板——它们制作于公元600年至公元900年,1943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它们在秘鲁的一个藏匿处被发现。
 
羽毛面板,公元600-900,瓦里文化
 
  在这个展览上,所有的美都通过极其激烈的方式被展现出来,这些珍贵工艺品并不仅仅是为了取悦眼睛才被制作出来,它们更能激起其他丰富的感官刺激:精美织物的触感和微光,挂件装饰的清脆碰撞声,甚至是金质勺子的金属气味。
 
  展览的最后,人们将看到西班牙的侵略和征服,给这些伟大炫目的文明带来最后的破碎和灾难。
 圣母无原罪的冠冕(被称为安地斯山脉之冠),约1660-1770
 
  “黄金王国:古代美洲的奢华与遗产”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至5月28日。

 
 

作者:张艺林 编译

文章出处: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