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考古四记》让考古学具有公众化的温度

发布时间:2018-04-08文章出处:中华读书报作者:丁杨
  “考古学是个小学科,干的却是大事业。”日前,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举行的“考古与公众”学术讲座上,该院院长杭侃这样概括这一学术领域的意义。多年身处基层考古第一线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认为,考古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是应该为公众提供相关知识和体验的。他在新书《考古四记》(汉唐阳光策划,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努力在这个方向做出文本上的探索。

  在实地考古与学术研究之余,郑嘉励一直有兴趣写作关于考古的杂文随笔,两年前出版的《考古的另一面》即为这方面的尝试。新书《考古四记》收入作者近年来的文章,如他在“代后记”所言,这些文章“试图将田野、读书、考古、历史、个人情感、生活体验整合起来”,这就使得严肃、枯燥的学术话题具有某种温度,能被公众接受。

  《考古四记》分为“寻墓记”“行路记”“品物记”“怀人记”四部分,既记录了作者亲历的一系列古墓葬考古发掘活动的过程和收获,也回顾了各地山川风物民俗民情、多年共事的师友乃至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还深入、细致地以专业眼光透视古迹与器物的意涵之美,这些文字承载着丰富的学术知识,也不乏情感流露。“考古是一门听上去很高深,实际离土地很近的学问,我这样写作是要赋予考古知识更多人文内涵,这样,考古才可能与公众相关。”郑嘉励说,接下来他会在这样的写作道路上继续前行,“我的第三本书计划在2019年完成”。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这些年也在写作与实践中为考古的公众化做了不少工作,他对郑嘉励的写作非常认同,“在《考古四记》中,能看到考古与公众间的践行,第一人称的写法则以考古人的角度令读者有代入感,面向公众的大众考古写作一定要这样有情感色彩”。

(原文刊于:《 中华读书报 》2018年03月14日02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公共考古

《考古四记》让考古学具有公众化的温度

发布时间:2018-04-08

  “考古学是个小学科,干的却是大事业。”日前,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举行的“考古与公众”学术讲座上,该院院长杭侃这样概括这一学术领域的意义。多年身处基层考古第一线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认为,考古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是应该为公众提供相关知识和体验的。他在新书《考古四记》(汉唐阳光策划,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努力在这个方向做出文本上的探索。

  在实地考古与学术研究之余,郑嘉励一直有兴趣写作关于考古的杂文随笔,两年前出版的《考古的另一面》即为这方面的尝试。新书《考古四记》收入作者近年来的文章,如他在“代后记”所言,这些文章“试图将田野、读书、考古、历史、个人情感、生活体验整合起来”,这就使得严肃、枯燥的学术话题具有某种温度,能被公众接受。

  《考古四记》分为“寻墓记”“行路记”“品物记”“怀人记”四部分,既记录了作者亲历的一系列古墓葬考古发掘活动的过程和收获,也回顾了各地山川风物民俗民情、多年共事的师友乃至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还深入、细致地以专业眼光透视古迹与器物的意涵之美,这些文字承载着丰富的学术知识,也不乏情感流露。“考古是一门听上去很高深,实际离土地很近的学问,我这样写作是要赋予考古知识更多人文内涵,这样,考古才可能与公众相关。”郑嘉励说,接下来他会在这样的写作道路上继续前行,“我的第三本书计划在2019年完成”。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这些年也在写作与实践中为考古的公众化做了不少工作,他对郑嘉励的写作非常认同,“在《考古四记》中,能看到考古与公众间的践行,第一人称的写法则以考古人的角度令读者有代入感,面向公众的大众考古写作一定要这样有情感色彩”。

(原文刊于:《 中华读书报 》2018年03月14日02版)

责编:韩翰

作者:丁杨

文章出处: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