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千年画像石 描摹汉代众生相

发布时间:2018-08-31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作者:李睿宸

  “敦煌前的敦煌!”这是文化学者冯其庸对汉画像石的概括。

  从社会生活场景到典章制度再到神仙、祥瑞、辟邪,雕刻在石阙、祠堂或墓葬的汉画像石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几乎涵盖了汉代社会生活、观念信仰等诸多方面。近日,萧县汉画像石拓片展在北京81美术馆开幕,百幅汉画像石拓片带领观众穿越千年,一览汉代社会众生相。

  此次展出的汉画像石拓片中,萧县汉画像石陈列馆官方藏品50幅、萧县汉画学术馆民间藏品50幅,其中包括《宴饮图》《百戏图》《椎牛图》等数件国家一级文物。

  “从目前的考古发现来看,汉画像石主要分布在苏鲁豫皖接壤地区、河南南阳、陕晋北部等地,其中安徽省萧县地处汉兴腹地,是汉画像石出土的重要区域。”中国汉画学会会长陈履生告诉记者,“萧县汉画像石起源于西汉中晚期,东汉初期逐渐走向成熟,之后由于社会动荡不安,战乱纷繁,人民无精力再建造汉画像石墓,最终于魏晋之后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萧县,有着三千年建城史、两千年郡县史,大量的汉墓遗存于此发掘。近年来,萧县境内抢救挖掘大型汉墓群数处,发掘汉墓数百座,这些汉墓里出土了近千块汉画像石。

  “相较于附近徐州地区出土的汉画像石来看,萧县汉画像石的风格较为粗犷奔放。”陈履生告诉记者,萧县汉画像石拥有自己的地域特色,“其题材内容主要涉及生产劳动、神话故事、珍禽瑞兽类等,雕刻技法包括阴线刻、弧面浅浮雕、高浮雕等,是研究两汉时期的文化、经济、习俗及绘画的重要实物资料。”

  萧县圣村汉墓出土的《百戏图》现藏于萧县博物馆内,记者注意到,此图中部为二人手执桴击鼓,边击边舞,左边为三人席地而坐,吹奏排箫、长笛和竽。右边一人跳舞,一人呈倒立折腰姿态,一人吹埙。“这幅图描绘了一场乐舞演出,画面生动传神,充满欢乐的氛围。”萧县博物馆馆长周水利说。

  除此之外,神话故事也是汉画像石的重要内容。在周水利的引领下,记者看到圣村汉墓出土的《宴饮图》,此画像为半圆形,厅内宾主相对坐于榻上,中间放有鼎、耳杯,旁边为两侍者。厅外两侍卫手执戟,脊檐左右各刻一神鸟。脊上左刻有一神仙羽人手执物,右刻一凤鸟,寓意“仙人引凤”。厅堂两旁各一门阙,左右门阙各一神人在手舞足蹈。“汉代‘事死如事生’思想盛行,从这些存在于墓室、祠堂之上的画像石上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对于生与死的幻想。”周水利说。

  展厅内,一幅名为《凯旋图》的拓片吸引了多名观众驻足,萧县汉画学会会长刘辉正在一旁讲解。从他的讲解中可知,此图画面分为三格,中格右边,两名汉将与两名胡骑厮杀,象征大批胡汉军队正在作战。左边楼阁里,得胜的汉将押解胡俘向肩生羽翼的主将报捷。下格则是庖厨场景,有汲水、和面、剖鱼、烤肉、烧火的众人,他们在为凯旋的将士庆功、备宴。而在上格中,东王公居中,两边有羽人、神人、神兽和玉兔捣药,象征主人已经处在长生不老的神仙世界,而长着羽翼的主将也是其已经羽化成仙的标志。“一幅画中包含了不同时空的多维图景,看似零散的物象最终形成了一幅主题统一的图景,这是汉画像石的重要特点。”刘辉说。此画像石现藏于萧县汉画学术馆内,虽为民间收藏,却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

  萧县圣村汉墓出土的《武士吉羊图》、陈沟汉墓出土的《女娲图》、孙小林子出土的《执拥彗门图》……展馆内,一幅幅汉画像石拓片仿佛将观众拉回了两千年前,一幕幕汉代生活图景正在接连上演。“日常烹饪、休闲玩乐、战场交战、祈福祈愿……虽然只是寥寥几笔,汉画像石却生动展示了汉代的社会图景,可见中国传统绘画、雕刻技艺之高超,艺术文化之悠久。”观众刘芳说。

  据了解,此次展览持续数日,16件国家一级文物拓片在展览中展出。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8月31日09版)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公共考古

千年画像石 描摹汉代众生相

发布时间:2018-08-31

  “敦煌前的敦煌!”这是文化学者冯其庸对汉画像石的概括。

  从社会生活场景到典章制度再到神仙、祥瑞、辟邪,雕刻在石阙、祠堂或墓葬的汉画像石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几乎涵盖了汉代社会生活、观念信仰等诸多方面。近日,萧县汉画像石拓片展在北京81美术馆开幕,百幅汉画像石拓片带领观众穿越千年,一览汉代社会众生相。

  此次展出的汉画像石拓片中,萧县汉画像石陈列馆官方藏品50幅、萧县汉画学术馆民间藏品50幅,其中包括《宴饮图》《百戏图》《椎牛图》等数件国家一级文物。

  “从目前的考古发现来看,汉画像石主要分布在苏鲁豫皖接壤地区、河南南阳、陕晋北部等地,其中安徽省萧县地处汉兴腹地,是汉画像石出土的重要区域。”中国汉画学会会长陈履生告诉记者,“萧县汉画像石起源于西汉中晚期,东汉初期逐渐走向成熟,之后由于社会动荡不安,战乱纷繁,人民无精力再建造汉画像石墓,最终于魏晋之后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萧县,有着三千年建城史、两千年郡县史,大量的汉墓遗存于此发掘。近年来,萧县境内抢救挖掘大型汉墓群数处,发掘汉墓数百座,这些汉墓里出土了近千块汉画像石。

  “相较于附近徐州地区出土的汉画像石来看,萧县汉画像石的风格较为粗犷奔放。”陈履生告诉记者,萧县汉画像石拥有自己的地域特色,“其题材内容主要涉及生产劳动、神话故事、珍禽瑞兽类等,雕刻技法包括阴线刻、弧面浅浮雕、高浮雕等,是研究两汉时期的文化、经济、习俗及绘画的重要实物资料。”

  萧县圣村汉墓出土的《百戏图》现藏于萧县博物馆内,记者注意到,此图中部为二人手执桴击鼓,边击边舞,左边为三人席地而坐,吹奏排箫、长笛和竽。右边一人跳舞,一人呈倒立折腰姿态,一人吹埙。“这幅图描绘了一场乐舞演出,画面生动传神,充满欢乐的氛围。”萧县博物馆馆长周水利说。

  除此之外,神话故事也是汉画像石的重要内容。在周水利的引领下,记者看到圣村汉墓出土的《宴饮图》,此画像为半圆形,厅内宾主相对坐于榻上,中间放有鼎、耳杯,旁边为两侍者。厅外两侍卫手执戟,脊檐左右各刻一神鸟。脊上左刻有一神仙羽人手执物,右刻一凤鸟,寓意“仙人引凤”。厅堂两旁各一门阙,左右门阙各一神人在手舞足蹈。“汉代‘事死如事生’思想盛行,从这些存在于墓室、祠堂之上的画像石上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对于生与死的幻想。”周水利说。

  展厅内,一幅名为《凯旋图》的拓片吸引了多名观众驻足,萧县汉画学会会长刘辉正在一旁讲解。从他的讲解中可知,此图画面分为三格,中格右边,两名汉将与两名胡骑厮杀,象征大批胡汉军队正在作战。左边楼阁里,得胜的汉将押解胡俘向肩生羽翼的主将报捷。下格则是庖厨场景,有汲水、和面、剖鱼、烤肉、烧火的众人,他们在为凯旋的将士庆功、备宴。而在上格中,东王公居中,两边有羽人、神人、神兽和玉兔捣药,象征主人已经处在长生不老的神仙世界,而长着羽翼的主将也是其已经羽化成仙的标志。“一幅画中包含了不同时空的多维图景,看似零散的物象最终形成了一幅主题统一的图景,这是汉画像石的重要特点。”刘辉说。此画像石现藏于萧县汉画学术馆内,虽为民间收藏,却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

  萧县圣村汉墓出土的《武士吉羊图》、陈沟汉墓出土的《女娲图》、孙小林子出土的《执拥彗门图》……展馆内,一幅幅汉画像石拓片仿佛将观众拉回了两千年前,一幕幕汉代生活图景正在接连上演。“日常烹饪、休闲玩乐、战场交战、祈福祈愿……虽然只是寥寥几笔,汉画像石却生动展示了汉代的社会图景,可见中国传统绘画、雕刻技艺之高超,艺术文化之悠久。”观众刘芳说。

  据了解,此次展览持续数日,16件国家一级文物拓片在展览中展出。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8月31日09版)

责编:荼荼

作者:李睿宸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