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还可以再走十年”

发布时间:2018-05-14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作者:毕玉才 刘勇
  冯永谦今年已是83岁高龄,然而,老人却一直没有停止奔走。2013年赴山西、内蒙古调查三燕遗迹,2014年调查位于内蒙古、辽宁的辽代五大帝陵,2015年考察金代的都城、陵寝、大战遗址,调查辽太祖灭渤海国的回军路线。他行程数万里,足至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内蒙古、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九个省市区。
 
  2015年以来,冯永谦又频繁造访53年前他挖掘出铜鎏金木芯马镫的冯素弗墓。当时,央视还没有《国家宝藏》这档节目,这座墓之所以再次引人关注,是因为在遥远的广东岭南,人们发现了这个墓主人的后裔,而且还与岭南一位著名的巾帼英雄联系在了一起。
 
铜鎏金木芯马镫(辽宁省博物馆藏)。
 
  历史波谲云诡。1965年,冯永谦在朝阳北票发掘北燕皇帝冯跋之弟冯素弗的墓葬时,只知道公元436年,北燕被北魏所灭,北燕末帝冯弘一把火烧了国都龙城,率臣民逃往辽东。两年后,冯弘被辽东诸侯王高琏所杀,传说其一子归顺北魏,另一子冯业率300余人,从海边登船逃难。至此,北燕皇族后裔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
 
  不料,1500多年后,在辽宁地面消失的北燕后人,居然在万里之外的广东出现了!
 
  2013年,辽沈晚报记者张松到广东肇庆采访,无意中在《南方日报》上发现一篇纪念冼夫人诞辰1500周年的文章,文中写道:冼夫人的夫君冯宝为北燕王室后裔。张松是辽沈新闻界知名文化记者,对三燕文化有很深的了解。驰骋辽海、逐鹿中原的北燕后裔怎么会在广东茂名境内的县级市高州出现?张松立即改变行程,直奔高州,走进此前一无所知的冼太庙。除了冼夫人,他发现庙里还供奉着北燕皇族后裔罗州刺史冯融、高凉(今高州一带)太守冯宝、隋朝左武卫大将军冯盎……
 
  冯永谦与张松是忘年之交。听了张松的岭南见闻,冯永谦很快就在浩瀚的史籍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在唐朝名臣魏征所著《隋书·谯国夫人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梁大同初(535年),罗州刺史冯融(冯宝之父)闻夫人(冼夫人)有志行,为其子高凉太守宝聘以为妻。”“融(冯融)本北燕苗裔,初,冯弘之投高丽也,遣融大父(祖父)业(冯业)以三百人浮海归宋,因留于新会。自业及融,三世为守牧。”
 
  原来,1500多年前,冯业率部登船逃亡后,因遇风暴,最终在今天的广东新会登岸,刘宋王朝封冯业为新会太守,后封罗州刺史,此后三世为官。冯宝是冯弘的四世孙,父亲冯融高瞻远瞩,打破传统偏见,说服儿子娶俚人首领冼氏女为妻,开创汉俚联姻的先河。冯宝与冼夫人励精图治,平叛乱,教耕织,兴教育,使岭南成为富庶、安宁、文明之地。晚年的冼夫人回首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曾留下这样一句话: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
 
  1957年,周恩来总理在青岛民族工作座谈会上说:“冼夫人是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1961年1月14日,著名历史学家吴晗在《光明日报》发表《冼夫人》一文,称“冼夫人是我国越族的杰出人物”。现在,冯宝和冼夫人已成为万众敬仰的“岭南之神”,海内外约有3000多座冼太庙。
 
  断了线头的历史就这样被出其不意地接上了,从此,广东高州与辽宁北票往来不断。2015年5月中旬,辽宁北票“冯冼文化”考察团莅临广东高州;2015年年底,高州电视台“寻访冼夫人足迹”摄制组到访朝阳、北票;2017年4月,“冯宝冼夫人文化考察团”回辽宁老家省亲,圆了千年祭祖梦;2018年1月8日至13日,83岁高龄的冯永谦飞赴广东高州,参与冯宝墓的规划建设。
 
  日前,笔者去冯永谦家拜访,见老人仍住在20世纪80年代建的老房子里,家里没有一件收藏品,从地面到房顶全是书。冯永谦说:“我们刚入行时,郑振铎局长就对我们讲,搞考古的不能搞收藏,这是我们那代考古人的原则。”
 
  考古60多年,冯永谦虽然没有收藏一件文物,却有一副好身板。笔者陪老人吃饭,老人牙好胃口也好,吃嘛儿嘛儿香。“考古人都有一个‘铁胃’。”老人说,那时候外出考古,吃不上饭是经常的事,饿急了时,他吃过树叶。
 
  在北票发掘耶律仁先墓,冯永谦等人住在莲花山小学老师顾万山家,把他家的葱和大酱都吃光了,没菜下饭就蘸着咸盐水吃辣椒,北票的朝天椒,特别辣,把冯永谦辣得涕泪横流。自此后,他再也不吃辣椒了。
 
  至于交通工具,能坐上火车、汽车就不错了,考古队员经常坐的是“牛车”,晃晃悠悠,一坐就是一整天。在浑江考察,水深风急,没有船,他们坐的是最原始的“槽盆”,“那东西像个大木桶,人在里边只能蹲着,一人把住盆沿一人划,还要紧张地保持平衡,否则一进水,盆就翻了”。
 
  吃住行还在其次,危险时刻陪伴在考古队员左右。1955年,冯永谦等人在大伙房水库考察,正赶上大坝合龙,凌晨四点,大水漫来,把他们搭在河边的帐篷全给淹了。一行人撒腿就跑,跑到山上才化险为夷。还有一次和同事到西丰考察半夜归来,迎面遇到一头饿狼,这头饿狼前几天还咬死两名农夫,冯永谦和同事二人背靠背,与饿狼相持到天亮,才惊险脱身,回来时,整个人都虚脱了。1956年,他和同事一起到新民八图营发掘辽墓,晚上七点钻进墓里绘图、挖掘、包文物,到晚上九点,墓突然塌了,外边的沙子不停地往墓里灌,很快就在墓中央堆起一座“沙山”。俩人不停往外扒沙子,直到次日凌晨五点,才和外边的看墓人里应外合,打开一道缺口,死里逃生。
 
  历经磨难之后,冯永谦笑称自己是被阎王爷遗忘的人。60年来,他寻三燕、探辽陵、走长城,足迹遍及祖国大地。他告诉笔者:“我身体很好,还可以再走十年!” 
 
(图文转自:《光明日报》2018年05月14日16版)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考古随笔

“我还可以再走十年”

发布时间:2018-05-14

  冯永谦今年已是83岁高龄,然而,老人却一直没有停止奔走。2013年赴山西、内蒙古调查三燕遗迹,2014年调查位于内蒙古、辽宁的辽代五大帝陵,2015年考察金代的都城、陵寝、大战遗址,调查辽太祖灭渤海国的回军路线。他行程数万里,足至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内蒙古、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九个省市区。
 
  2015年以来,冯永谦又频繁造访53年前他挖掘出铜鎏金木芯马镫的冯素弗墓。当时,央视还没有《国家宝藏》这档节目,这座墓之所以再次引人关注,是因为在遥远的广东岭南,人们发现了这个墓主人的后裔,而且还与岭南一位著名的巾帼英雄联系在了一起。
 
铜鎏金木芯马镫(辽宁省博物馆藏)。
 
  历史波谲云诡。1965年,冯永谦在朝阳北票发掘北燕皇帝冯跋之弟冯素弗的墓葬时,只知道公元436年,北燕被北魏所灭,北燕末帝冯弘一把火烧了国都龙城,率臣民逃往辽东。两年后,冯弘被辽东诸侯王高琏所杀,传说其一子归顺北魏,另一子冯业率300余人,从海边登船逃难。至此,北燕皇族后裔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
 
  不料,1500多年后,在辽宁地面消失的北燕后人,居然在万里之外的广东出现了!
 
  2013年,辽沈晚报记者张松到广东肇庆采访,无意中在《南方日报》上发现一篇纪念冼夫人诞辰1500周年的文章,文中写道:冼夫人的夫君冯宝为北燕王室后裔。张松是辽沈新闻界知名文化记者,对三燕文化有很深的了解。驰骋辽海、逐鹿中原的北燕后裔怎么会在广东茂名境内的县级市高州出现?张松立即改变行程,直奔高州,走进此前一无所知的冼太庙。除了冼夫人,他发现庙里还供奉着北燕皇族后裔罗州刺史冯融、高凉(今高州一带)太守冯宝、隋朝左武卫大将军冯盎……
 
  冯永谦与张松是忘年之交。听了张松的岭南见闻,冯永谦很快就在浩瀚的史籍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在唐朝名臣魏征所著《隋书·谯国夫人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梁大同初(535年),罗州刺史冯融(冯宝之父)闻夫人(冼夫人)有志行,为其子高凉太守宝聘以为妻。”“融(冯融)本北燕苗裔,初,冯弘之投高丽也,遣融大父(祖父)业(冯业)以三百人浮海归宋,因留于新会。自业及融,三世为守牧。”
 
  原来,1500多年前,冯业率部登船逃亡后,因遇风暴,最终在今天的广东新会登岸,刘宋王朝封冯业为新会太守,后封罗州刺史,此后三世为官。冯宝是冯弘的四世孙,父亲冯融高瞻远瞩,打破传统偏见,说服儿子娶俚人首领冼氏女为妻,开创汉俚联姻的先河。冯宝与冼夫人励精图治,平叛乱,教耕织,兴教育,使岭南成为富庶、安宁、文明之地。晚年的冼夫人回首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曾留下这样一句话: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
 
  1957年,周恩来总理在青岛民族工作座谈会上说:“冼夫人是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1961年1月14日,著名历史学家吴晗在《光明日报》发表《冼夫人》一文,称“冼夫人是我国越族的杰出人物”。现在,冯宝和冼夫人已成为万众敬仰的“岭南之神”,海内外约有3000多座冼太庙。
 
  断了线头的历史就这样被出其不意地接上了,从此,广东高州与辽宁北票往来不断。2015年5月中旬,辽宁北票“冯冼文化”考察团莅临广东高州;2015年年底,高州电视台“寻访冼夫人足迹”摄制组到访朝阳、北票;2017年4月,“冯宝冼夫人文化考察团”回辽宁老家省亲,圆了千年祭祖梦;2018年1月8日至13日,83岁高龄的冯永谦飞赴广东高州,参与冯宝墓的规划建设。
 
  日前,笔者去冯永谦家拜访,见老人仍住在20世纪80年代建的老房子里,家里没有一件收藏品,从地面到房顶全是书。冯永谦说:“我们刚入行时,郑振铎局长就对我们讲,搞考古的不能搞收藏,这是我们那代考古人的原则。”
 
  考古60多年,冯永谦虽然没有收藏一件文物,却有一副好身板。笔者陪老人吃饭,老人牙好胃口也好,吃嘛儿嘛儿香。“考古人都有一个‘铁胃’。”老人说,那时候外出考古,吃不上饭是经常的事,饿急了时,他吃过树叶。
 
  在北票发掘耶律仁先墓,冯永谦等人住在莲花山小学老师顾万山家,把他家的葱和大酱都吃光了,没菜下饭就蘸着咸盐水吃辣椒,北票的朝天椒,特别辣,把冯永谦辣得涕泪横流。自此后,他再也不吃辣椒了。
 
  至于交通工具,能坐上火车、汽车就不错了,考古队员经常坐的是“牛车”,晃晃悠悠,一坐就是一整天。在浑江考察,水深风急,没有船,他们坐的是最原始的“槽盆”,“那东西像个大木桶,人在里边只能蹲着,一人把住盆沿一人划,还要紧张地保持平衡,否则一进水,盆就翻了”。
 
  吃住行还在其次,危险时刻陪伴在考古队员左右。1955年,冯永谦等人在大伙房水库考察,正赶上大坝合龙,凌晨四点,大水漫来,把他们搭在河边的帐篷全给淹了。一行人撒腿就跑,跑到山上才化险为夷。还有一次和同事到西丰考察半夜归来,迎面遇到一头饿狼,这头饿狼前几天还咬死两名农夫,冯永谦和同事二人背靠背,与饿狼相持到天亮,才惊险脱身,回来时,整个人都虚脱了。1956年,他和同事一起到新民八图营发掘辽墓,晚上七点钻进墓里绘图、挖掘、包文物,到晚上九点,墓突然塌了,外边的沙子不停地往墓里灌,很快就在墓中央堆起一座“沙山”。俩人不停往外扒沙子,直到次日凌晨五点,才和外边的看墓人里应外合,打开一道缺口,死里逃生。
 
  历经磨难之后,冯永谦笑称自己是被阎王爷遗忘的人。60年来,他寻三燕、探辽陵、走长城,足迹遍及祖国大地。他告诉笔者:“我身体很好,还可以再走十年!” 
 
(图文转自:《光明日报》2018年05月14日16版)
 
责编:荼荼

作者:毕玉才 刘勇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