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考古走出去”开启历史新篇章

发布时间:2018-08-10文章出处:大众考古作者:贺云翱

  近年来 ,“中国考古走出去”成为热门话题。据袁靖先生撰文介绍,2000 年以来,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多个大学考古学系到多个省份的考古院所,一支支中国考古队的足迹,踏入全球十多个国家的考古发掘地点。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文化与科学景观,展现了一个东方文明古国与现代大国对全球事务的高度关怀和深切参与意识,是中华民族从“站起来” 到“强起来”历史进程中的重要文明象征,是中国考古学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具体展现。”

  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和实践行为,至少具备以下三种意义:

  一是承担和履行大国责任,助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探索。考古学涉及的许多问题都具有全球性或人类性意义,如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 ;地球上不同种类的家养动物和农作物的起源、传播与意义 ;人类各种技术、工艺的起源与传播 ;世界上不同族群的迁徙及其广泛影响 ;人类主要原生文明的发生、发展、兴亡及不同文明圈的形成过程、运动机理与地位 ;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不同文化事象如不同宗教文化的产生、发展、运动的过程及其作用等等。这些问题需要不同国家考古学家的共同参与和合作,需要国际化的组织和推动。某些考古学问题不仅仅影响和决定着人类的过去,而且还会涉及到人类深远的未来,需要我们共同面对,共同交流和分享各自的经验。当今,全球化成为人类不可遏止的趋势,人类的交流已能够借助于信息化的手段实现瞬间的全球流动,但是,对考古学家而言,每一个遗址、每一项遗迹、每一件遗物、每一种文化,都还需要通过考古发掘和认知,才能揭示出若干不为人知的历史奥秘和文化密码。在此过程中,中国作为世界大国,我们的考古学家有责任、有条件、有能力走向全球,承担起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科学使命,与各国的考古学家就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具体的发掘与研究,为深刻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由来、形成、发展、意义等提供考古学的独特智慧,也为全人类和平发展事业与公共产品供给作出中国考古学家的积极贡献。

  二是对认识中国若干历史及文化问题有着重大意义。中国作为人类最重要原生文明共同体及文明古国之一,它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中国既对人类其他地区的文明产生过重要影响,同样也接受过其他地区的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宗教文明、多种技术与艺术的影响,伟大的“丝绸之路”(包括沙漠丝路、海上丝路、草原丝路、西南丝路等)正是对这种交互影响的高度概括和形象表达,而这种复杂的彼此间互动的过程,仅依靠文字是无法说清其发生的时间、空间、过程、形态、变迁和结果的,考古学正可以通过一系列具体而微的实证性材料阐发它的若干细节。对此,袁靖先生已分别从“远东地区”“西南邻国”“欧亚草原”“陆上丝路”“海上丝路”等不同方向总结了中国考古学家走出国门,探讨中国与周边多个国家之间的古代文化互动、与陆上和海上丝路沿线国家所存在的古代文化交流关系。应该说,这种跨国的考古学还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即它本身构成了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关于“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思想的实践行为。“一带一路”战略思想当然不是古老的丝绸之路的翻版,但是,伟大的创新思维和持续的全球推进离不开充分吸取和借鉴深厚的人类历史经验,通过考古学对古老的丝绸之路的形成、发展、影响做具体的发掘、研究、展示和阐释,正是对“丝路精神”形成过程和运动规律的科学揭示,对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建设必将发挥助力的作用。

  三是通过对国外考古成果的“公共考古”活动,让我们的国民增长文化互赏、文明互鉴的能力,培养理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意识。走出国门的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开展考古发掘,不仅获得大量发现,也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及文明产生了深刻的认知,这些专业的考古学成果会通过国内的各种媒体以通俗易懂形象直观的方式源源不断地传达给我们的人民,让每一位国民都能够了解到世界上不同民族所创造的不同的文化和文明成就,从而能够以“比较”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更加全面地珍爱自己的文化传统,同时也能够欣赏和汲取其他国家的文化传统和文明成就。这既是一种国家责任,也是包括考古学家在内的所有科学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

  此外,“中国考古走出去”也是增强国民文化自信的一种重要途径。回想历史,从鸦片战争到1925 年李济先生发掘西阴村遗址之间,有太多西方的考古学者在中国土地上从事考古活动,但同时期中国却没有自己的考古学专业机构和考古学家群体。经过近百年的艰苦奋斗,中国考古学的命运就如同它的祖国命运一样,强大起来的中国人理当有更加强烈的全球关怀意识,我们的考古学家秉持着合作共赢的现代意识,遵守着有关国际法,尊重相关国家的法律和利益诉求,有方向地开展考古学国际合作,既服务于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大业,也让考古学成果惠及相关国家及其人民,从而更好地展现作为现代大国的考古学追求及考古学家的担当。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也是一种造福于国家和人类的科学文化外交活动。(本文为《大众考古》2018年01月刊卷首语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考古随笔

中国考古走出去”开启历史新篇章

发布时间:2018-08-10

  近年来 ,“中国考古走出去”成为热门话题。据袁靖先生撰文介绍,2000 年以来,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多个大学考古学系到多个省份的考古院所,一支支中国考古队的足迹,踏入全球十多个国家的考古发掘地点。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文化与科学景观,展现了一个东方文明古国与现代大国对全球事务的高度关怀和深切参与意识,是中华民族从“站起来” 到“强起来”历史进程中的重要文明象征,是中国考古学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具体展现。”

  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和实践行为,至少具备以下三种意义:

  一是承担和履行大国责任,助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探索。考古学涉及的许多问题都具有全球性或人类性意义,如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 ;地球上不同种类的家养动物和农作物的起源、传播与意义 ;人类各种技术、工艺的起源与传播 ;世界上不同族群的迁徙及其广泛影响 ;人类主要原生文明的发生、发展、兴亡及不同文明圈的形成过程、运动机理与地位 ;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不同文化事象如不同宗教文化的产生、发展、运动的过程及其作用等等。这些问题需要不同国家考古学家的共同参与和合作,需要国际化的组织和推动。某些考古学问题不仅仅影响和决定着人类的过去,而且还会涉及到人类深远的未来,需要我们共同面对,共同交流和分享各自的经验。当今,全球化成为人类不可遏止的趋势,人类的交流已能够借助于信息化的手段实现瞬间的全球流动,但是,对考古学家而言,每一个遗址、每一项遗迹、每一件遗物、每一种文化,都还需要通过考古发掘和认知,才能揭示出若干不为人知的历史奥秘和文化密码。在此过程中,中国作为世界大国,我们的考古学家有责任、有条件、有能力走向全球,承担起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科学使命,与各国的考古学家就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具体的发掘与研究,为深刻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由来、形成、发展、意义等提供考古学的独特智慧,也为全人类和平发展事业与公共产品供给作出中国考古学家的积极贡献。

  二是对认识中国若干历史及文化问题有着重大意义。中国作为人类最重要原生文明共同体及文明古国之一,它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中国既对人类其他地区的文明产生过重要影响,同样也接受过其他地区的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宗教文明、多种技术与艺术的影响,伟大的“丝绸之路”(包括沙漠丝路、海上丝路、草原丝路、西南丝路等)正是对这种交互影响的高度概括和形象表达,而这种复杂的彼此间互动的过程,仅依靠文字是无法说清其发生的时间、空间、过程、形态、变迁和结果的,考古学正可以通过一系列具体而微的实证性材料阐发它的若干细节。对此,袁靖先生已分别从“远东地区”“西南邻国”“欧亚草原”“陆上丝路”“海上丝路”等不同方向总结了中国考古学家走出国门,探讨中国与周边多个国家之间的古代文化互动、与陆上和海上丝路沿线国家所存在的古代文化交流关系。应该说,这种跨国的考古学还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即它本身构成了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关于“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思想的实践行为。“一带一路”战略思想当然不是古老的丝绸之路的翻版,但是,伟大的创新思维和持续的全球推进离不开充分吸取和借鉴深厚的人类历史经验,通过考古学对古老的丝绸之路的形成、发展、影响做具体的发掘、研究、展示和阐释,正是对“丝路精神”形成过程和运动规律的科学揭示,对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建设必将发挥助力的作用。

  三是通过对国外考古成果的“公共考古”活动,让我们的国民增长文化互赏、文明互鉴的能力,培养理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意识。走出国门的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开展考古发掘,不仅获得大量发现,也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及文明产生了深刻的认知,这些专业的考古学成果会通过国内的各种媒体以通俗易懂形象直观的方式源源不断地传达给我们的人民,让每一位国民都能够了解到世界上不同民族所创造的不同的文化和文明成就,从而能够以“比较”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更加全面地珍爱自己的文化传统,同时也能够欣赏和汲取其他国家的文化传统和文明成就。这既是一种国家责任,也是包括考古学家在内的所有科学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

  此外,“中国考古走出去”也是增强国民文化自信的一种重要途径。回想历史,从鸦片战争到1925 年李济先生发掘西阴村遗址之间,有太多西方的考古学者在中国土地上从事考古活动,但同时期中国却没有自己的考古学专业机构和考古学家群体。经过近百年的艰苦奋斗,中国考古学的命运就如同它的祖国命运一样,强大起来的中国人理当有更加强烈的全球关怀意识,我们的考古学家秉持着合作共赢的现代意识,遵守着有关国际法,尊重相关国家的法律和利益诉求,有方向地开展考古学国际合作,既服务于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大业,也让考古学成果惠及相关国家及其人民,从而更好地展现作为现代大国的考古学追求及考古学家的担当。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也是一种造福于国家和人类的科学文化外交活动。(本文为《大众考古》2018年01月刊卷首语

 

 

作者:贺云翱

文章出处:大众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