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招募启事】“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第二批研究助理招募启事

发布时间:2020-10-09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

  本数据库自2019年8月启动以来,获得海内外学术界同仁的关注与支持,先后有来自不同高校与研究机构的100余位考古学专业研究生参与录入。首期录入遗址断代以旧石器时代至秦为限,资料来源以公开出版和发表的考古报告、简报、报道为主,总计收录考古遗址6万处以上。在此基础上,数据库进一步对10万例以上的单个墓葬和聚落遗址进行了精确的信息采集,计有100万条以上的统计信息。数据库现启动第二期工作,将对两汉与魏晋南北朝考古遗址,以及旧石器至秦墓葬遗址的随葬品和聚落遗址的出土遗物进行录入。可以预见,这将是一个更大规模的知识协作过程,特公开招募第二批研究助理,期待更多学界同仁的参与,共同推动“量化考古研究”的发展,早期中国社会综合研究的深入,以及上古信史的重建。

  研究助理补贴标准为 200 人民币/天。以每天8小时为标准工作日,可弹性计算,例:一天工作 12 小时即按 1.5 天计算,4 小时则按 0.5 天计算。达到每月20个标准工作日(160小时),即在4000元补贴基础上增加1000元,作为额外绩效奖励。补贴发放方式为滚动累计,按照每月800元标准连续发放,直至全部发放完毕。录入达到一定数量即提供香港大学或清华大学出具的参与证书,并推荐表现优异的研究助理优先参与量化历史与考古研究相关的学术活动。研究助理工作要求认真负责,有充足时间保证,完成所分配工作。如出现分配工作后,无故退出项目,数据质量低下,拖延进展的情况,将视实际影响扣除绩效奖励。

  有意愿参与者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或通过链接、二维码访问下载《报名表》(提取码:zgkg),填写后于2020年10月16日(周五)24:00之前将文件和邮件命名为“姓名-所在机构-二期研究助理招募”发送至yux17@mails.tsinghua.edu.cn。本研究项目原则上只接受研究生报名,优先考虑考古学、历史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统计学与社会科学相关专业,优秀的本科生请附上个人参与本项目的情况说明,以及至少一封学者推荐信。

  《报名表》下载链接(提取码:zgkg):

  https://pan.baidu.com/s/18QIcat6_mmduOK-HoBOSLg

  《报名表》下载二维码(提取码:zgkg):

  链接:

  

  有任何疑问和建议请邮件联系:

  余 霄 清华大学 yux17@mails.tsinghua.edu.cn

  张晓鸣 香港大学 mingxiaoz@outlook.com

  “港大-清华”量化历史研究团队

  2020-10-09

 

  附:关于量化考古学与“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的说明

  量化方法在中国历史研究中的应用,渊源有自,以“史表”最为典型。唐代刘知几认为《史记》十表“虽燕越万里,而于径寸之内,犬牙可接;虽昭穆九代,而于方尺之中,雁行有序。使读者阅文便睹,举目可详,此其所以为快也”,宋代郑樵更是给予了“《史记》一书,功在十《表》”的嘉评。清代顾栋高、万斯同、吴廷燮等人,绍承此学,将传统学术中“史表”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在现代学术转型的早期,梁启超对清代史表研究作出了极高评价,并进一步发展出“历史统计学”作为新史学研究方法。

  自2013年首届“量化历史讲习班”在清华大学开办至今,经过一批学者的努力推动,“量化历史研究”已蔚成风气,在与经典历史研究的积极交流互动之中,逐步走向新的综合。 量化方法之于历史研究的系统引介,带来的不止于跨学科多元方法对历史事实与历史过程的交叉验证、综合解释,更以其对超越个体把握能力的,对超大规模数据,复杂因果关系的有效处理,而凸显出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然而受史料的限制,量化历史研究的重要成果集中在宋明以降,尤以近古为盛,如欲溯及周秦,推知夏商,乃至上古,则务必在传世文献之外,大量吸收现代考古学提供的地下材料。

  现代考古学在中国蓬勃发展已逾百年,许多重要考古发现为理解中国古代社会提供了新的材料,而传统研究方法在处理这些丰富材料时,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局限。因而,有必要丰富我们的研究工具箱,以应对学术发展的需要。事实上,由于考古学自诞生之初便直面经验材料,故而在研究方法的选择上也更加亲缘于“量化”。“不计量的日子已指日可计了”(The days of the innumerate are numbered),陈铁梅在《量化考古学》中引用伦福儒的这句话,介绍了量化技术对于完善考古学研究方法的重要意义。

  以1968年克拉克的《分析考古学》(Analytical Archaeology)出版为标志,对考古资料进行量化研究从而获得某种解释的研究潮流于考古学内部出现,随后,霍多逊,奥尔顿等学者前赴后继,使数学与计算机技术在考古学与历史科学中的运用逐步成熟。新千年以来,计算机性能与量化研究方法均获得了高速发展。与此同时,在中国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与基础设施建设的背景下,海量的古代遗址获得抢救性发掘,加之考古人才队伍的蓬勃发展,都使得现有积累的数据远超过往。

  综上,一个由考古学者、历史学者和社会科学学者通力合作,详细规划,统一标准的中国考古数据库应运而生。“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自2018年启动以来,在更大的时空框架下开展“量化考古研究”的条件也渐趋成熟。该数据库旨在通过考古类型的标准化、社会系统的模块化,田野发掘的数据化,以建立起连接考古经验材料与社会科学理论的学术平台,以期推动“量化考古研究”的发展,早期中国社会综合研究的深入,以及上古信史的重建。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通告栏

【招募启事】“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第二批研究助理招募启事

发布时间:2020-10-09

  本数据库自2019年8月启动以来,获得海内外学术界同仁的关注与支持,先后有来自不同高校与研究机构的100余位考古学专业研究生参与录入。首期录入遗址断代以旧石器时代至秦为限,资料来源以公开出版和发表的考古报告、简报、报道为主,总计收录考古遗址6万处以上。在此基础上,数据库进一步对10万例以上的单个墓葬和聚落遗址进行了精确的信息采集,计有100万条以上的统计信息。数据库现启动第二期工作,将对两汉与魏晋南北朝考古遗址,以及旧石器至秦墓葬遗址的随葬品和聚落遗址的出土遗物进行录入。可以预见,这将是一个更大规模的知识协作过程,特公开招募第二批研究助理,期待更多学界同仁的参与,共同推动“量化考古研究”的发展,早期中国社会综合研究的深入,以及上古信史的重建。

  研究助理补贴标准为 200 人民币/天。以每天8小时为标准工作日,可弹性计算,例:一天工作 12 小时即按 1.5 天计算,4 小时则按 0.5 天计算。达到每月20个标准工作日(160小时),即在4000元补贴基础上增加1000元,作为额外绩效奖励。补贴发放方式为滚动累计,按照每月800元标准连续发放,直至全部发放完毕。录入达到一定数量即提供香港大学或清华大学出具的参与证书,并推荐表现优异的研究助理优先参与量化历史与考古研究相关的学术活动。研究助理工作要求认真负责,有充足时间保证,完成所分配工作。如出现分配工作后,无故退出项目,数据质量低下,拖延进展的情况,将视实际影响扣除绩效奖励。

  有意愿参与者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或通过链接、二维码访问下载《报名表》(提取码:zgkg),填写后于2020年10月16日(周五)24:00之前将文件和邮件命名为“姓名-所在机构-二期研究助理招募”发送至yux17@mails.tsinghua.edu.cn。本研究项目原则上只接受研究生报名,优先考虑考古学、历史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统计学与社会科学相关专业,优秀的本科生请附上个人参与本项目的情况说明,以及至少一封学者推荐信。

  《报名表》下载链接(提取码:zgkg):

  https://pan.baidu.com/s/18QIcat6_mmduOK-HoBOSLg

  《报名表》下载二维码(提取码:zgkg):

  链接:

  

  有任何疑问和建议请邮件联系:

  余 霄 清华大学 yux17@mails.tsinghua.edu.cn

  张晓鸣 香港大学 mingxiaoz@outlook.com

  “港大-清华”量化历史研究团队

  2020-10-09

 

  附:关于量化考古学与“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的说明

  量化方法在中国历史研究中的应用,渊源有自,以“史表”最为典型。唐代刘知几认为《史记》十表“虽燕越万里,而于径寸之内,犬牙可接;虽昭穆九代,而于方尺之中,雁行有序。使读者阅文便睹,举目可详,此其所以为快也”,宋代郑樵更是给予了“《史记》一书,功在十《表》”的嘉评。清代顾栋高、万斯同、吴廷燮等人,绍承此学,将传统学术中“史表”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在现代学术转型的早期,梁启超对清代史表研究作出了极高评价,并进一步发展出“历史统计学”作为新史学研究方法。

  自2013年首届“量化历史讲习班”在清华大学开办至今,经过一批学者的努力推动,“量化历史研究”已蔚成风气,在与经典历史研究的积极交流互动之中,逐步走向新的综合。 量化方法之于历史研究的系统引介,带来的不止于跨学科多元方法对历史事实与历史过程的交叉验证、综合解释,更以其对超越个体把握能力的,对超大规模数据,复杂因果关系的有效处理,而凸显出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然而受史料的限制,量化历史研究的重要成果集中在宋明以降,尤以近古为盛,如欲溯及周秦,推知夏商,乃至上古,则务必在传世文献之外,大量吸收现代考古学提供的地下材料。

  现代考古学在中国蓬勃发展已逾百年,许多重要考古发现为理解中国古代社会提供了新的材料,而传统研究方法在处理这些丰富材料时,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局限。因而,有必要丰富我们的研究工具箱,以应对学术发展的需要。事实上,由于考古学自诞生之初便直面经验材料,故而在研究方法的选择上也更加亲缘于“量化”。“不计量的日子已指日可计了”(The days of the innumerate are numbered),陈铁梅在《量化考古学》中引用伦福儒的这句话,介绍了量化技术对于完善考古学研究方法的重要意义。

  以1968年克拉克的《分析考古学》(Analytical Archaeology)出版为标志,对考古资料进行量化研究从而获得某种解释的研究潮流于考古学内部出现,随后,霍多逊,奥尔顿等学者前赴后继,使数学与计算机技术在考古学与历史科学中的运用逐步成熟。新千年以来,计算机性能与量化研究方法均获得了高速发展。与此同时,在中国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与基础设施建设的背景下,海量的古代遗址获得抢救性发掘,加之考古人才队伍的蓬勃发展,都使得现有积累的数据远超过往。

  综上,一个由考古学者、历史学者和社会科学学者通力合作,详细规划,统一标准的中国考古数据库应运而生。“港大-清华”中国考古数据库自2018年启动以来,在更大的时空框架下开展“量化考古研究”的条件也渐趋成熟。该数据库旨在通过考古类型的标准化、社会系统的模块化,田野发掘的数据化,以建立起连接考古经验材料与社会科学理论的学术平台,以期推动“量化考古研究”的发展,早期中国社会综合研究的深入,以及上古信史的重建。

责编:韩翰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