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循环往复:玛雅历法的时间观

发布时间:2018-03-29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李新伟
  中美洲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渊源久已成为学界和公众关注的焦点,热度至今持续不衰。美洲早期居民的主体是距今15000年前后由东北亚地区迁徙而来,这已是有大量考古资料支持的定论。张光直因此提出:“中国文明和中美洲文明实际上是同一祖先的后代在不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产物。我们把这一整个文化背景叫作‘玛雅—中国文化连续体’。”
 
  中华文明因为与周边文明的广泛交流,如海纳百川般不断发展壮大;中美洲文明则孤悬海外,坚守着纯粹悠久的文化基因,绽放出独特的文明之花。对这两个有着共同祖先,却展示出不同发展轨迹的两大原生文明的比较研究,对认识早期中华文明的特征,体悟人类文明发展道路的多样性,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干支记日与卓尔金历的区别
 
  中国文明特有的干支计日和玛雅文明(繁荣期为公元4—9世纪)特有的卓尔金历是这两个文明的重要相似点之一。
 
  十天干配十二地支形成60天循环的计日法在商代已经完备,主要用于安排仪式活动。商王均以天干为庙号,汉儒们曾认为是其生日的天干名,即所谓“殷家质,故直以生日名子也”。王国维发现了庙号与祭祀天干日的对应,即某王的庙号为某天干,则在该天干日祭祀该王。如商王朝的建立者成汤庙号为大乙,对他的祭祀便都安排在乙日举行。王国维因此提出,庙号是根据各种情况确定的“祭名”,用于安排祭祀活动。陈梦家对此说进行了完善。张光直则提出,商王族分为以天干命名的十个“支派”,庙号标志的是商王所属支派。无论如何,天干地支计日法在商代的祭祀活动中都是至关重要的。商人有大规模的遍祭诸先王的周祭,也有对某先王的特别祭祀,都要依照天干地支计日系统安排。

卓尔金历

 
  卓尔金历(Tzolk’in)得名于尤卡坦半岛玛雅语,意为“计日法”,是由1—13与20个日名循环相配,以260天为一循环的计日系统。这20个日名分别为依米什(Imix,鳄鱼)、依克(Ik,风)、阿克巴尔(Akbal,夜晚、黑暗)、坎(Kan, 蜥蜴、成熟的玉米)、奇克产(Chicchan,蛇)、奇米(Cimi,死亡)、马尼克(Manik,手)、拉玛特(Lamat,星辰、金星)、穆鲁克(Muluc,水)、欧克(Oc,狗)、楚恩(Chuen,猴)、艾布(Eb,恶雨)、本(Ben,生长的玉米)、依什(Ix,美洲豹)、梅恩(Men,月亮、鹰)、西布(Cib,蜡)、卡班(Caban,大地)、艾兹纳布(Etz’nab,刀)、卡瓦可(Cauac,风暴)、阿豪(Ahau,主人,国王)。
 

奇米(Cimi,死亡)

拉玛特(Lamat,星辰,金星)

 
  卓尔金历在玛雅文明时期盛行,但起源可能更早,一直延续至今。现代的玛雅人认为,260天对应着人类的孕期,婴儿出生之时,正好在母体内完成了一个卓尔金周期。有学者认为,260天对应的是太阳直射周期。玛雅地区每年在8月和4月各有一个太阳直射日,8月直射日至次年4月直射日的时间正好为260天。
 
  13和20在玛雅文明中都是神圣数字,玛雅宇宙观中,天有13重,玛雅计算系统采用的是20进制。以这两个特殊数字合成的计日系统具有神圣意义。现在生活在危地马拉南部高地的玛雅人相信,出生日的卓尔金日名决定了婴儿的性格和未来命运。在墨西哥的很多地区,现在仍然以婴儿出生日期的卓尔金日名为孩子的名字,并请法师预测吉凶,施趋避之法。玛雅时期是否有同样的习俗现在还有争论,但卓尔金历在当时的主要功能也是与仪式活动相关的。
 
  玛雅王最钟爱的阿豪日
 
  阿豪是20个卓尔金日名中的最后一个,也是最显赫的一个,与玛雅最重要的仪式活动长历法周期祭祀密切相关。
 
  玛雅人认为,时间是一个接一个纪元的循环往复。他们发明了长历法来记录时间纪元,常用五位数表示,从右至左的单位分别为钦(K’IN,1天)、韦纳尔(WINAL,20钦、20天)、吞(TUN,18 韦纳尔,360天、约1年)、卡吞(K’ATUN,20吞,7200天、约20年)和巴吞(BAK’TUN,20卡吞,144000天、约400年)。每个基本时间纪元为13巴吞,相当于5100多年。
 
  玛雅人设定他们所在的时间纪元的起始日为公元前3114年的8月11日,卓尔金历为4阿豪日,他们在石碑上记录重大事件前,均用长历法记录距离此创世纪日的天数。他们非常重视每个大约相隔20年的一个卡吞的终结,更重视大约相隔400年的一个巴吞的终结,认为这是大的时间纪元循环中的重要小循环,要举行除旧布新、万物更生的仪式。因为长历法是20进位的,每一个卡吞和巴吞终结日在卓尔金历中均为阿豪日。
 
  科潘第1王雅仕库克莫(426—437年在位)创立科潘王国后的第一个重要时间终结点是长历法中第9个巴吞的终结日9.0.0.0.0(435年12月11日,即距离纪元起始日9×144000天),其卓尔金历日期为8阿豪。第1王为此举行了杀鹿殉葬的隆重仪式。
 

基里瓜I号石雕上关于6吉米日斩首科潘第13王的记载

 
  好大喜功的科潘第13王瓦沙克拉胡恩(695—738年在位)主持了两个卡吞终结仪式。一个是9.14.0.0.0(711年12月5日),6阿豪日。他在仪式大广场竖立了C号石雕,表现自己身如撑开天地的圣树,周围神灵环绕,万物重生。另一个是9.15.0.0.0(731年8月22日),4阿豪日。当时的科潘王国达到繁荣的顶峰,第13王志得意满,举行了一系列仪式活动。在卡吞终结日前260天,即正好一个卓尔金周期的时间,长历法9.14.19.5.0,4阿豪日,他打开第11王的墓葬,施行切割遗骨仪式。60天之后,长历法9.14.19.8.0,12阿豪日,他在大仪式广场竖立了著名的A号石雕,自刺出鲜血,进入萨满通神状态,化身为科潘守护神,召唤来第11王的神灵。9.15.0.0.0当天,4阿豪日,第13王在C号石雕边竖立了B号石雕,在萨满状态中化身为雨神查克(Chak),屹立在如巨兽之口的鹦鹉神山的洞穴中,玉米的枝叶在他的王冠上蓬勃生长,象征着万物在新卡吞循环中的重生。
 

科潘B号石雕上的4阿豪铭文

 
  玛雅王会选择特定的卓尔金日为即位的日期。阿豪日也是各城邦国王们最钟爱的登上王位的吉日,如科潘第7王和第10王都选择此日即位。
 
  玛雅人的时间循环观念
 
卡班(Caban,大地
 
  卡班是卓尔金历中的第17个日名,有大地的含义,也与王位继承密切相关。据科潘Q号祭坛上的文字记载,科潘第1王于426年9月6日,5卡班日,在圣城特奥提瓦坎的神殿中获得象征法力和王权的闪电神法器卡威尔(kawiil)。科潘第16王即位的日期也特意选择了6卡班日。科潘的属国基里瓜的E号石碑记载,基里瓜最伟大的国王卡克蒂利于724年即位,在科潘第13王的主持下,接受了卡威尔权杖,即位日为12卡班。玛雅城邦道斯皮拉斯第4王禅齐尼奇在第3王去世后第26天登基,该日为13卡班,明显是有意择定的。
 
  科潘第11王和第13王则都选择了卓尔金历的第8日拉玛特为自己的即位日。玛雅重要城邦帕伦齐的最伟大的国王帕卡尔一世和他的儿子齐塔姆二世也都选择了这个日子即位。该日名有星辰和金星的含义。金星在玛雅时期是战争之星,玛雅人会根据金星的隐没和出现发动战争。选取此日即位,意在炫耀强大的武力。
 
  奇米是卓尔金历中的第6个日名,其文字中有一骷髅形象,意为死亡。738年4月29日,基里瓜国王设计俘获了科潘第13王并将其斩首,斩首那天就是6奇米日。611年,强大的卡拉克木城邦攻陷帕伦齐,俘虏了国王阿恩尤尔马特,不到一年,阿恩尤尔马特死亡,日期是2奇米,可能也遭遇了被斩首的厄运。
 
  干支计日和卓尔金历在结构和功能上的相似颇耐人寻味。但若以对时间的总体认知而言,中国早期文明和玛雅文明有很大差别。在中国文明的观念中,时间一去不返,“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对商人来说,干支计日只是一个在流逝的时间中安排周而复始的仪式活动的精巧设计。而卓尔金历是基本时间纪元中的小时间循环,是结构复杂的巨大时间机器上的一个微小齿轮。冦巴城邦1号石碑上关于玛雅创世纪的著名记载中,巴吞之上还有19个长历法单位,每个单位前的数字都是13。也就是说,玛雅人相信,在其所在的纪元之前,已经完成了天文数字之多的13巴吞纪元,如此宏大的关于时间循环的构想,是玛雅文明最令人肃然起敬的特质之一。(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3月29日第1421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其他

循环往复:玛雅历法的时间观

发布时间:2018-03-29

  中美洲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渊源久已成为学界和公众关注的焦点,热度至今持续不衰。美洲早期居民的主体是距今15000年前后由东北亚地区迁徙而来,这已是有大量考古资料支持的定论。张光直因此提出:“中国文明和中美洲文明实际上是同一祖先的后代在不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产物。我们把这一整个文化背景叫作‘玛雅—中国文化连续体’。”
 
  中华文明因为与周边文明的广泛交流,如海纳百川般不断发展壮大;中美洲文明则孤悬海外,坚守着纯粹悠久的文化基因,绽放出独特的文明之花。对这两个有着共同祖先,却展示出不同发展轨迹的两大原生文明的比较研究,对认识早期中华文明的特征,体悟人类文明发展道路的多样性,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干支记日与卓尔金历的区别
 
  中国文明特有的干支计日和玛雅文明(繁荣期为公元4—9世纪)特有的卓尔金历是这两个文明的重要相似点之一。
 
  十天干配十二地支形成60天循环的计日法在商代已经完备,主要用于安排仪式活动。商王均以天干为庙号,汉儒们曾认为是其生日的天干名,即所谓“殷家质,故直以生日名子也”。王国维发现了庙号与祭祀天干日的对应,即某王的庙号为某天干,则在该天干日祭祀该王。如商王朝的建立者成汤庙号为大乙,对他的祭祀便都安排在乙日举行。王国维因此提出,庙号是根据各种情况确定的“祭名”,用于安排祭祀活动。陈梦家对此说进行了完善。张光直则提出,商王族分为以天干命名的十个“支派”,庙号标志的是商王所属支派。无论如何,天干地支计日法在商代的祭祀活动中都是至关重要的。商人有大规模的遍祭诸先王的周祭,也有对某先王的特别祭祀,都要依照天干地支计日系统安排。

卓尔金历

 
  卓尔金历(Tzolk’in)得名于尤卡坦半岛玛雅语,意为“计日法”,是由1—13与20个日名循环相配,以260天为一循环的计日系统。这20个日名分别为依米什(Imix,鳄鱼)、依克(Ik,风)、阿克巴尔(Akbal,夜晚、黑暗)、坎(Kan, 蜥蜴、成熟的玉米)、奇克产(Chicchan,蛇)、奇米(Cimi,死亡)、马尼克(Manik,手)、拉玛特(Lamat,星辰、金星)、穆鲁克(Muluc,水)、欧克(Oc,狗)、楚恩(Chuen,猴)、艾布(Eb,恶雨)、本(Ben,生长的玉米)、依什(Ix,美洲豹)、梅恩(Men,月亮、鹰)、西布(Cib,蜡)、卡班(Caban,大地)、艾兹纳布(Etz’nab,刀)、卡瓦可(Cauac,风暴)、阿豪(Ahau,主人,国王)。
 

奇米(Cimi,死亡)

拉玛特(Lamat,星辰,金星)

 
  卓尔金历在玛雅文明时期盛行,但起源可能更早,一直延续至今。现代的玛雅人认为,260天对应着人类的孕期,婴儿出生之时,正好在母体内完成了一个卓尔金周期。有学者认为,260天对应的是太阳直射周期。玛雅地区每年在8月和4月各有一个太阳直射日,8月直射日至次年4月直射日的时间正好为260天。
 
  13和20在玛雅文明中都是神圣数字,玛雅宇宙观中,天有13重,玛雅计算系统采用的是20进制。以这两个特殊数字合成的计日系统具有神圣意义。现在生活在危地马拉南部高地的玛雅人相信,出生日的卓尔金日名决定了婴儿的性格和未来命运。在墨西哥的很多地区,现在仍然以婴儿出生日期的卓尔金日名为孩子的名字,并请法师预测吉凶,施趋避之法。玛雅时期是否有同样的习俗现在还有争论,但卓尔金历在当时的主要功能也是与仪式活动相关的。
 
  玛雅王最钟爱的阿豪日
 
  阿豪是20个卓尔金日名中的最后一个,也是最显赫的一个,与玛雅最重要的仪式活动长历法周期祭祀密切相关。
 
  玛雅人认为,时间是一个接一个纪元的循环往复。他们发明了长历法来记录时间纪元,常用五位数表示,从右至左的单位分别为钦(K’IN,1天)、韦纳尔(WINAL,20钦、20天)、吞(TUN,18 韦纳尔,360天、约1年)、卡吞(K’ATUN,20吞,7200天、约20年)和巴吞(BAK’TUN,20卡吞,144000天、约400年)。每个基本时间纪元为13巴吞,相当于5100多年。
 
  玛雅人设定他们所在的时间纪元的起始日为公元前3114年的8月11日,卓尔金历为4阿豪日,他们在石碑上记录重大事件前,均用长历法记录距离此创世纪日的天数。他们非常重视每个大约相隔20年的一个卡吞的终结,更重视大约相隔400年的一个巴吞的终结,认为这是大的时间纪元循环中的重要小循环,要举行除旧布新、万物更生的仪式。因为长历法是20进位的,每一个卡吞和巴吞终结日在卓尔金历中均为阿豪日。
 
  科潘第1王雅仕库克莫(426—437年在位)创立科潘王国后的第一个重要时间终结点是长历法中第9个巴吞的终结日9.0.0.0.0(435年12月11日,即距离纪元起始日9×144000天),其卓尔金历日期为8阿豪。第1王为此举行了杀鹿殉葬的隆重仪式。
 

基里瓜I号石雕上关于6吉米日斩首科潘第13王的记载

 
  好大喜功的科潘第13王瓦沙克拉胡恩(695—738年在位)主持了两个卡吞终结仪式。一个是9.14.0.0.0(711年12月5日),6阿豪日。他在仪式大广场竖立了C号石雕,表现自己身如撑开天地的圣树,周围神灵环绕,万物重生。另一个是9.15.0.0.0(731年8月22日),4阿豪日。当时的科潘王国达到繁荣的顶峰,第13王志得意满,举行了一系列仪式活动。在卡吞终结日前260天,即正好一个卓尔金周期的时间,长历法9.14.19.5.0,4阿豪日,他打开第11王的墓葬,施行切割遗骨仪式。60天之后,长历法9.14.19.8.0,12阿豪日,他在大仪式广场竖立了著名的A号石雕,自刺出鲜血,进入萨满通神状态,化身为科潘守护神,召唤来第11王的神灵。9.15.0.0.0当天,4阿豪日,第13王在C号石雕边竖立了B号石雕,在萨满状态中化身为雨神查克(Chak),屹立在如巨兽之口的鹦鹉神山的洞穴中,玉米的枝叶在他的王冠上蓬勃生长,象征着万物在新卡吞循环中的重生。
 

科潘B号石雕上的4阿豪铭文

 
  玛雅王会选择特定的卓尔金日为即位的日期。阿豪日也是各城邦国王们最钟爱的登上王位的吉日,如科潘第7王和第10王都选择此日即位。
 
  玛雅人的时间循环观念
 
卡班(Caban,大地
 
  卡班是卓尔金历中的第17个日名,有大地的含义,也与王位继承密切相关。据科潘Q号祭坛上的文字记载,科潘第1王于426年9月6日,5卡班日,在圣城特奥提瓦坎的神殿中获得象征法力和王权的闪电神法器卡威尔(kawiil)。科潘第16王即位的日期也特意选择了6卡班日。科潘的属国基里瓜的E号石碑记载,基里瓜最伟大的国王卡克蒂利于724年即位,在科潘第13王的主持下,接受了卡威尔权杖,即位日为12卡班。玛雅城邦道斯皮拉斯第4王禅齐尼奇在第3王去世后第26天登基,该日为13卡班,明显是有意择定的。
 
  科潘第11王和第13王则都选择了卓尔金历的第8日拉玛特为自己的即位日。玛雅重要城邦帕伦齐的最伟大的国王帕卡尔一世和他的儿子齐塔姆二世也都选择了这个日子即位。该日名有星辰和金星的含义。金星在玛雅时期是战争之星,玛雅人会根据金星的隐没和出现发动战争。选取此日即位,意在炫耀强大的武力。
 
  奇米是卓尔金历中的第6个日名,其文字中有一骷髅形象,意为死亡。738年4月29日,基里瓜国王设计俘获了科潘第13王并将其斩首,斩首那天就是6奇米日。611年,强大的卡拉克木城邦攻陷帕伦齐,俘虏了国王阿恩尤尔马特,不到一年,阿恩尤尔马特死亡,日期是2奇米,可能也遭遇了被斩首的厄运。
 
  干支计日和卓尔金历在结构和功能上的相似颇耐人寻味。但若以对时间的总体认知而言,中国早期文明和玛雅文明有很大差别。在中国文明的观念中,时间一去不返,“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对商人来说,干支计日只是一个在流逝的时间中安排周而复始的仪式活动的精巧设计。而卓尔金历是基本时间纪元中的小时间循环,是结构复杂的巨大时间机器上的一个微小齿轮。冦巴城邦1号石碑上关于玛雅创世纪的著名记载中,巴吞之上还有19个长历法单位,每个单位前的数字都是13。也就是说,玛雅人相信,在其所在的纪元之前,已经完成了天文数字之多的13巴吞纪元,如此宏大的关于时间循环的构想,是玛雅文明最令人肃然起敬的特质之一。(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3月29日第1421期)
 
 

作者:李新伟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